您好,欢迎您访问长虹养生。

长虹养生

首页 > 两性话题

两性话题

妻子外遇 妻子的外遇1 这个出轨的女人让我刷新三观

发布时间:2020-10-08 21:54:41
出轨的女人,妻子的外遇1.我叫杨牧,28岁,已婚,有一个三岁的女儿,老婆是某外企的高管。  结婚后,我辞了原本的工作,在家开了淘宝店专卖童装,生意不好不坏,我也懒得拼上半条命去打理它。说实话,以我家的条件,我完全不缺

  出轨的女人,妻子的外遇1.我叫杨牧,28岁,已婚,有一个三岁的女儿,老婆是某外企的高管。

  结婚后,我辞了原本的工作,在家开了淘宝店专卖童装,生意不好不坏,我也懒得拼上半条命去打理它。说实话,以我家的条件,我完全不缺那点钱,开着它,不过是有点事情做罢了。

  父母就我一个女儿,他们经营建材行业已经有十几年的时间了,收入在我们这个城市算得上很不错。

  我的老婆程美妍来自南方的某个农村,靠着自己的刻苦努力,最后终于飞上了枝头。

  我们是大学同学,同校不同系,他是我最好的朋友王铁的同班同学,我因为王铁认识了他。

  小姑娘那会人长得漂亮,学习很刻苦,虽然年纪轻轻,但为人内敛,丝毫没有一般女孩子的眼高手低。

  当年,是我先看上的他,主动示的好。他一开始很有顾虑,认为配不上我。但我认为他是一支潜力股,在我的坚持下,他也就半推半就了。

  我二十四岁那年,我们结婚了。婚后的日子,十分美满,包括性生活。

  婚后,程美妍搬到了我买的新房里。虽然我一直觉得我父母家的复式住得比较舒服,但程美妍坚持要自食其力,我只好收拾东西搬到了他新买的九十平米的新房。

  但好在,程美妍还是心疼我,我们的新家离我家走路只需要二十分钟。

  一般情况下,我早上和女儿睡到自然醒,他自己解决早餐。中午他在公司吃食堂,晚上我们就在我妈家吃完饭,然后抱着女儿牵着手散步回家。

  是的,我们家不煮饭,我讨厌厨房,程美妍菜倒是做得不错,但他忙。

  我妈很乐意我们回家吃饭,所以,我们夫妻俩也就一直保持着家里不开伙的状态。

  婚后次年,女儿笑笑出世。

  这些年,只要程美妍有超过五天以上的假期,我们总是抱着女儿大包小包回他的老家去住几天。

  在他家,我这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糙汉子也会尽量帮着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家务。每次岳父岳父都会抢下来,我觉得作为一个女婿,无论你最后是真干活还是没干活,关键态度很重要。出轨的女人,妻子的外遇1.

  女儿一天一天长大,他的眉宇间越来越有程美妍的样子。

  而程美妍也越来越宠他,有时候我会开玩笑说:“你们娘俩是上辈子的情人么?”

  他总是捏捏我的鼻子,一本正经的说:“你是严父,我就只好当慈母了!”

  我搂着他的脖子,笑嘻嘻的回:“要不我们再生个儿子好了。”

  “打住!别跟我再提了,再提就要打屁股了。你是嫌生笑笑的时候不够辛苦吧?”他在女儿脸颊上亲了亲。

  “好吧!”我靠在他的肩上,望着天花板乐呵呵的笑。

  日子很平静,用句矫情的话来形容就是: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虽然说这句话的话胡兰成非常不被我待见,但这并不妨碍我借用这句话!

  入秋后的冀岛城,仍然热气逼人。

  半个下午,我整理完今天要发的货后靠到椅子上长舒了一口气,接下来就等快递小弟上门收货了。

  老妈抱着笑笑去了小区的公园里玩,我坐了一会后起了身,刚想往窗边走时,放在电脑旁的手机响了起来。

  “杨牧,在哪呢?”王铁的声音传来。

  “当然在我妈家,你这个大忙人怎么有空打电话给我?”我打趣他。

  “我待会过来,想吃什么,我给你带。”

  “鸭脖子,老规矩要超辣的,另外再买点藕片和海带。”我毫不客气,和王铁是十几年的同学了。大学毕业后,我们都乖乖的回到了自己父母所在的城市。我是独子,王铁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更象我亲弟弟。

  “等我啊。”他说完就切了电话。

  我扔下手机伸了个懒腰,电脑左下角的QQ跳动起来。看了看头像,是我老婆。

  “老公,晚上我加班,让妈别煮我的饭了,我就叫份肯德基随便对付一下。”

  “今天老妈说炖猪脚汤,那我让他给你留一份,你下班了早点回来,我和笑笑等你一起回家。”

  “嗯,我尽量早点回来。”程美妍发了一个亲吻的表情后就挂上了忙碌的状态。

  我叹了一口气,这些年来,我老婆为了实现把九十平米的房子换成一百四十平的大房子,他全部的精力都放在工作上。

  起早摸黑,勤俭节约。不过,对我们爷儿俩还是十分大方,只要我想要他,他总是千方百计的满足。

  我其实不是太在意一定要住大房子,但程美妍说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

  他坚持,我也就不拦着他,谁都希望自己的老婆成为人中翘楚。

  王铁到的时候,快递小弟正好收了快递出门。我累得瘫在椅子无力的朝他挥手,“快给我倒杯水,渴死我了。”

  “喂,这到底是你家还是我家啊?”他将背包放到沙发上,又将装着零食的袋子扔到电脑桌那。

  “我都不跟你见外了,你还跟我见外啊。”我接过他递给我的水,又抓了一块鸭脖子,屁股往旁边挪了挪,“来,亲爱的,坐我腿上。”

  “你不嫌热,我还怕捂出痱子来呢。”他笑着拍了我一下,“杨牧,你那旺旺一直闪个不停,你是不是该回复一下你的上帝们啊?”

  “让它闪去吧,老子今天累了。”我瞟了一眼电脑,无动于衷。

  “我看你还是早点关门大吉吧,做个全职老公多好,非要弄什么淘宝店,三天两头遇到极品客人。我和程美妍的耳朵啊,没少被你荼毒。”他搬了椅子坐到电脑前,熟练的充当起了我那小店的客服。

  “那不行,我老婆那么拼死拼活的赚钱,我得表现得上进一点,至少表面上得是这样。”我喝着水,看着他的背影,好几秒后我猛的凑前,“哇,王铁,你身上这件衬衫是不是上次我们在大洋百货看中的那件,你不够意思啊,居然自己偷跑回去买了。”

  “我可下不了手,那天回来我眼馋就给我家玫玫看了官网上的图片,隔天他就跑去给我买回来了。为此,我们大吵了一架。”王铁回过头来看我,一脸的愤愤。

  “瞧你矫情得,啧啧,我老婆要是这么懂情趣,我指定围着他转三圈。”我瞪了他一眼,要说林玫玫对王铁的好,那真是令旁人艳羡。

  林玫玫是什么人?万花丛中过的十里八乡闻名的白富美。

  偏偏最后被貌不惊人的王铁收服了,并且还死心踏地,从此浪子回头。

  “我要是有你那样的爸和妈,或者林家是个爆发户,我还真能敞开了买。得了,不说,再说又得扯出我那个不争气的弟弟了。这几个客人都下单了,明天记得发货。”王铁起了身,也接了一杯水,慢条斯理的喝着。

  “快吃,这藕片太好吃了。”我拿了一串藕片往他手里塞。出轨的女人,妻子的外遇1.

  “我上火了,先忍忍,你吃吧。”他说着就端着水杯踱到了窗边。

  我懒得管他,自顾自的吃得起劲。

  “杨牧,我昨天去临海了。”王铁往着窗外,慢悠悠的说了一句。

  “噢,去海边了?”我随口问。

  临海距冀岛就一个小时的车程,闲着没事时,我们经常开车去海边露营。

  他转过身来,定定的看着我,我被他看得有些莫名其妙。

  “干,干嘛,你不是上火吗?这会又计较我吃光了吧?”我被海带辣得舌头都大起来了。

  他仍然看着我,“杨牧,你觉得你幸福吗?”他的问题没头没脑。

  “完了完了,让你少看点韩剧,这不你就中邪了。”我抓过纸巾擦了一把嘴,可辣死我了。

  “我有时候想,婚姻到底给了我们什么?”王铁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你和林玫玫吵架了?”我问。

  他摇头。

  “你发现他有外遇了?”我又问。

  他还是摇头。

  “王铁,生孩子的事急不来的,再说了,你不是也才28岁吗?你还比我小半岁呢。”我突然反应过来,王铁的反常大概是因为孩子的事情。

  “杨牧,我们认识多少年了?”他问完后又自己答,“快十五年了吧,所以,我今天来为难为难你。”

  “我的大少爷,我求求你了,我杨牧平生最恨别人卖关子,你这是要折磨死我。”我被他的无厘头风格搞得十分抓狂。

  “我说的话和你家程美妍说的话,你更愿意相信谁?”他拽着水杯,一脸正色。

  我呆呆的看着他,王铁从不会这样无聊。

  “等等。”我扔下了手里的海带串,一个箭步冲到他面前,“你说你昨天去了临海?”

  王铁被我的动作吓了一大跳。

  “杨牧,你激动啥,我这不是刚刚在八卦看了帖子有感吗?”

  “不对,你从不这么无聊。你说,你在临海看到什么了?”我狐疑的看着他。

  “昨天我弟和我弟媳又打了一架,电视被砸了,我妈大半夜的跟我哭了一个多小时。”王铁推着我回到靠椅那坐下。

  我松了一口气,他弟那点破事,确实够他头疼的。

  “所以,我就想,象他们那样过日子,结什么婚啊。”王铁靠着电脑桌站着,“可怜我爸我妈两把老骨头了,还要被他们啃。”

  “你也没少贴补他们好不好?王铁,要我说你就该狠心点,干脆断了联系,看他们怎么办。”提起他那个弟弟,连我都忍不住咬牙切齿。

  不学无术也就算了,野心还大,学别人做什么投资,靠着忽悠亲戚借了八十多万的外债。到头来因为缺乏经验,全亏光了。王铁和他父母就倒霉了,成天被债主逼迫。

  “是不想管他了!”王铁放下了水杯,“走吧,我们到你楼下走走,笑笑是在楼下公园吧?”

  “想他了吧?等我换双鞋。”我伸手抓过最后一串海带往嘴里塞。

  “越长大越象你老婆,其实我觉得象你好些,肯定要更漂亮。”王。

  “你这是墙头草么?当着程美妍的面你不是说女儿都是象爸爸多。”我白了他一眼。

  “好吧,我就颗墙头草,你别跟我一般见识。”他伸手关了房门。

  “哎,我说你是不是闻到我妈炖猪脚的味道,所以才赶过来的?”出大门时,我忍不住揶揄他。

  “真的啊,那我有口福了。”他按了电梯键,明明很开心的话他却有些走神的样子。

  “王铁,你老实说吧,你遇到什么事了?”出了电梯,步入小区的花园小径,我顿住了脚步。虽然平常我这个人风风火火,大大咧咧,但我实在太了解王铁了,他的变化完全逃不过我的眼睛。

  他沉默着继续往前走,我只好跟他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