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访问长虹养生。

长虹养生

首页 > 情感故事

情感故事

骚货老师 好深 射进子宫 哦 骚货,掀开老师的裙子挺进去|时间咒

发布时间:2020-10-18 04:01:20
“杀了我!”北京解家老宅院里,解九和齐铁嘴拼命把吴邪按在床上,他们用绳子把他的手脚捆上,其实他们上一秒才试着把吴邪解开,下一秒吴邪就弹起来用脑袋撞墙寻死。“杀了我!杀了我!求求你们!让我死、让我死好不好!”吴邪浑身都是伤痕,

“杀了我!”

北京解家老宅院里,解九和齐铁嘴拼命把吴邪按在床上,他们用绳子把他的手脚捆上,其实他们上一秒才试着把吴邪解开,下一秒吴邪就弹起来用脑袋撞墙寻死。

“杀了我!杀了我!求求你们!让我死、让我死好不好!”吴邪浑身都是伤痕,全是他自己掐的、拧的、撞的,“求求你们杀了我、求求你们杀了我!杀了我好不好!”他现在的模样就像个十五六的中学生,暴怒着嘶吼、脑袋上和脖子上的青筋尽数爆显,双眼通红的却又没有神采,不停地重复求着别人杀了他,疯狂的痛苦。

“快快快绑紧点!咱们赶紧走,他看不到人就安静了!”把吴邪重新捆好后,齐铁嘴推着解九出了房间,带上房门后齐铁嘴大呼一口气,他身边的解九不停地揉按额角,解九也是长长一声叹息。

“罗布泊到底发生啥了,吴邪怎么变成这个样子?这都过去多久了,两年了吧!他半点不见好转啊!”齐铁嘴脚下生风踱来踱去,恨不得给地板上踩出几个坑。

“八爷,二爷没和你一块儿过来?”解九问他。

“二爷他在戏台子开演呢,甭请他老人家过来了,吴邪这样看了怪叫人心疼,二爷年纪大了,怕他遭不住。”齐铁嘴说着说着忽然想起他这趟过来的目的,“哦对了,”他从兜里摸出一封信交给解九,“这是狗五的信,我刚进门时正好遇到送信过来,我顺手给你带进来。”

信封寄信地址上写的“吴山居”,是从杭州来的。

“看来老五是待杭州扎根了,吴邪以前也说过他们以后都住杭州来着,”齐铁嘴催促解九,“快、快看看他信上写的啥?”

解九打开信认真读起来,他很快就提炼出核心内容,他推推眼镜说:“他过几天准备全家过来一趟北京,带他老婆和三个儿子过来走走,顺便想和北京的大家聚一聚吃个饭。”

“哇,生三个了?”齐铁嘴把信从解九手里接过来,“一穷、二白、三省……我记得吴邪是老大生的,嘿大儿子叫什么来着……吴一穷?一穷二白三省,狗五真会玩。”

“吴邪在我这,怎么能让他过来?我这就回绝他,就说我们不在北京。”解九急忙道,齐铁嘴有些傻眼,他觉得有些好笑,解九啥时候也犯这样的低级错误了:“老九,你脑子没进水吧?你不在北京你咋看到这封信啊?”

“……我要管家代笔。”

吴邪是两年前被送过来的。

那是一个月黑风高夜,解九半夜失眠坐在院子里乘凉,他和衣躺在院子里的躺椅里胸前打着扇子晃悠,四周里是时有时无的虫鸣。他好不容易快要入眠时,“叩叩叩”三声门响把他给惊醒。

“谁啊?”解九摸索着手边的眼镜戴上,这么晚会有谁过来?

“九爷,是我。”

“吴邪?”解九喜上眉梢,这是吴邪的声音。他大白天里还急得团团转,罗布泊出事了,科考队员回来但是领队却失踪,因为封锁消息的原因,解九得到这个信息时已过去十天半个月,他搞到的活着的人的名单里也没有吴邪的名字。他立刻就通知了齐铁嘴和二月红,三个人白天聚在堂屋里,啥事也干不了,一块儿干着急。

“吴邪!”解九打开门一看,门外吴邪一身漆黑,他先是看了看解九,然后无视解九的热情迎接径直走进四合院。他还扛着一个人。

“我听说罗布泊出事了,好不容易搞到个名单上面也没有你,急死我们了,你回来就好、回来就好。”解九去关门时注意到胡同里有一辆黑色的吉普车,车灯还亮着。他从副驾驶敞开的车窗里看到里面还坐着一个人,解九愣了许久。

“佛爷?”解九觉得奇怪,张启山应该是在古潼京的,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解九唤了他一声,车上的人却没反应,解九还想问他怎么没和吴邪一块儿进去,但车上的人明显没有下次的意思。

吴邪对这里熟悉得很,他拐了几道弯就径直来到他常住的房间,他这段时间去了罗布泊,解九仍旧安排人每天给他把房间打扫得干干净净一尘不染。解九进门来时,床上已经躺了一个人,他走过去问吴邪:“那是你朋友?他受伤——”解九的声音戛然而止。

床上的那个昏迷不醒,他身体已经消肿了,只是还没有清醒过来,齐羽是等吴邪这个泡发了的胖子“瘦回去”才把人送回来,他怕吴邪那模样把家里几个长辈吓着。

解九的脸都青了,他的目光在吴邪和齐羽之间逡巡。齐羽想对他笑一个来着,但是脸部肌肉不听使唤只扯出个僵硬的笑来,皮笑肉不笑的。他指指床上不省人事的人,对解九说:“他才是吴邪。”

“你站住!”解九喝住转身要走的齐羽,齐羽一只脚已踏出门槛,被解九这一声喝止住了脚步。齐羽侧过身来,他勾了勾嘴角笑道:“九爷,我送吴邪回来这事,您最好不要让他知道。”

“为什么?你是谁?”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吴邪还活着对吗?”齐羽反问他,解九一时沉默,但他并没打算就这么放齐羽离开,齐羽也知道他不多说点肯定走不了,他看看院子外面,对着门外呼口气,他说:“一定要知道我是谁的话……九爷应该听过我的名字,我叫齐羽。”

“齐羽?”解九当然知道这个名字,吴邪一直在使用,吴邪对外称他叫“齐羽”,这趟去罗布泊也是用的这个名字。

“九爷,其实我们早就见过,只是那会儿你神志不清把我给忘了。”不给解九有追问的空隙,齐羽不停歇地把该说能说的话倒出来,因为他清楚以解九这样高智商聪明人的性子,抛给他一些匪夷所思的疑团让他去想去思考,才是他的脱身之计。“至于外面那个,不是张启山,他叫张起灵,是张家的族长。”

“九爷一向手眼通天,罗布泊究竟发生了什么想必您一定会想方设法弄明白,吴邪经历了那些受到太大刺激,导致他现在无法醒过来。解家人是最聪明的,我相信九爷您一定会弄明白一切。你会知道,我到底是谁。”

解九并没有把这件事告诉二月红或齐铁嘴,他独自藏了下来。

从那天夜里到现在,两年来吴邪的状况说不上有好转,因为有的时候会好好听话乖乖吃饭,但有时给他喂饭他又会直接吐出来。两年间解九找遍医生给他治,中医西医国内的国外的有名的没名的,只要他解九请得动的全都给请过来瞧,但是每一个都说吴邪身体无恙健康得很。于是解九又请来精神方面的专家,可是那个专家来得不巧正赶上吴邪发狂,他一进门就被吓出去了。后来解九实在没办法,选择相信一下迷信,找齐铁嘴这座山那个庙的去请神婆,结果神婆做法时吴邪突然跳起来把她给打了出去。刚刚齐铁嘴过来想看看吴邪,吴邪原本睡得好好的看着挺安静,可解九一给他松绑,吴邪就从床板上弹起来一边用脑袋砸墙一边疯狂恳求他们杀了他。

“狗五确实不能来,你看看他。”齐铁嘴推开一条门缝朝里看,“你看他现在这模样,和狗五以前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这让狗五看到了还了得,非把咱俩皮都扒了也得问出吴邪的身份。”

“是啊,但狗五总会过来的,能藏多久。我解家大门总不能对谁都能开,却就让他狗五爷吃闭门羹。”解九摇头苦笑,“到时候只好暂时把吴邪送二爷那儿了。”

“唉,佛爷呢?送他那儿啊!”齐铁嘴一拍脑门,可他刚一说完他脸色就僵硬了,他看了看解九,悻悻地说:“说起佛爷,咱们古潼京的事儿都还没整明白呢。”

“九门一半的人都折在古潼京,就算我们不追究,其他人也不会就这么算了,先是长沙大清洗,又是古潼京。”解九否定了齐铁嘴的提议,“何况他现在人在不在北京都另说。”

“也是,他张启山手里烂摊子也不少。”齐铁嘴扁扁嘴,“吴邪搁你这儿挺好。”这两年里,齐铁嘴解九他们没少打主意要去罗布泊瞧瞧,可是新疆已整个被封锁,根本进不去。齐铁嘴又往门缝里瞄瞄吴邪:“他这样子肯定是中了招。罗布泊那边咱们想办法搞明白到底怎么回事,知道原因才能对症下药。”

一个月后的下午两点五十五分,解九在书房里忙碌,他桌上乱七八糟都是从各地搜集的关于罗布泊的信息。解九在书房里待了一上午,他伸手去拿水杯准备喝水,杯子却“嘭”一声脆响,水杯从桌上掉在地上摔得粉碎。

解九愣愣地看着他的手,他还没有碰到杯子。很快他就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因为桌子在晃、房子在晃!

震动持续时间不长,只是有些震感而已,解九心想是不是地震了,这时他的电话铃响了,解九接起来就听到话筒对面齐铁嘴的语无伦次:“爆炸了!爆炸了爆炸了!爆炸了!”

“什么爆炸了?”解九把听筒拿得远些,他耳朵都快聋了。

“罗、罗布泊!”

“什么?罗布泊爆炸了?!”

“不是!我是说!”电话那头炸哇着,解九问他究竟怎么回事,他听到那边有翻书翻报纸之类的声音,齐铁嘴说:“我早上起来习惯性看两挂,就算到今天下午有大事儿发生!”

“到底怎么回事你倒是说啊!”

“解九你今天怎么消息闭塞你都不看报纸不听新闻了吗?咱们的原籽弹试验成功了!”

“原籽弹试验成功……罗布泊、罗布泊?!”解九脸色大变,“在罗布泊爆炸?!”

“喂?喂?解九?解九!你人呢!”话筒掉在地上,齐铁嘴的声音从听筒里传出来,解九已不在书房里,因为他听到吴邪房间里有乱糟糟的动静,他赶紧跑过去看。

解九推开吴邪的房门,他被里面的混乱所震惊。

桌子到了,桌上的茶杯、还有点心全部散落一地,解九正是被桌子到底的声音引了过来。他更在意的是房间的墙上,到处都是墨迹。

不止是墙上,还有床上、地板上、桌子上、椅子上,只要能着墨的地方,都写满了大大小小的字。吴邪正跪在地上,他用手指蘸了墨汁正在地上写写画画。他写的是四个名字,满屋子都是。

“吴邪?”解九把他拉起来,吴邪发现解九后他绽开笑脸笑起来,不带任何心思的,就是十五六的少年最直白的笑容。

“爷爷你看,我会写字啦!”

“嗯,写得很好看,小邪为什么要写这些?”

“我不知道啊,我就是想写呀我就写啦!”

“以后我们用毛笔写好不好?不要用手指了,会把手指磨破会很疼。”

“我听爷爷的,爷爷最好了!”

解九不忍去看吴邪的笑脸,他“哈哈哈”的笑声更是没由来的刺耳,吴邪清醒了,但是心智却成了个没长大的小孩儿,到底他经历到什么地步,才能把这个活了两辈子的人逼到自我封闭。解九牵着吴邪出门,关了这么久得让吴邪出门走走了。吴邪兴高采烈跟在他身边,不停地喊着“爷爷”。

踏出门槛解九转身把门关上,他又扫了一眼屋子,吴邪写了满屋子的四个名字,就是他的心魔。

“张起灵”“张启山”“齐羽”“吴邪”